2018年 08月 30日 ( 1 )

113.png




最近は、「膻中穴微内含」を活用した練習をメインにしています⇒横隔膜沈降、逆腹式呼吸による収腹~命門の張り出し~含胸抜背~気貼脊背による双手加棚劲、湧泉への下沈等が自然発生してくる感覚を研ぎ澄ましています。精度が上がってきたら(内劲が強く明確になってきたら)~筋肉に依らない、意&気による身体操作が出来そうで~楽しみです113.png


叶大密老师说:収腹含胸是一个動作的両个方面。収腹是在吸息時将腹壁有意識地略為收缩、使和横隔膜的収縮下降結合起来。含胸是緊接着収腹、使胸部筋肉放松,胸骨正中第三、四肋間隙玉堂穴和膻中穴中間稍微有内吸的意思、这様可使胸廓下部得到充分的拡展、有利于肺活量的増加、収腹含胸時腹圧降低、丹田向上合抱、使内気从尾閭沿脊柱第四胸椎棘突間的身柱穴处提収、这就是古人所説的“収入脊骨”。収腹含胸一般是在動作開始或転換変化時行之、在技撃上是一个走化或蓄勢的動作。対初学的人来設、只能先从外形的収腹含胸着手。結合呼吸的提収内气、可以留在后一歩来做、避免発生偏差。

丹田気足則必須引領其沿督脈上行過尾閭、夹脊、玉枕后三関。而端身正座、不歪不靠、不偏不倚、頭容正直等身姿外形之要求、正是丹法修習之必須。至此不難明了太極拳習練之身法要求正与丹法修習之同一脈絡、立身中正与虚領頂劲、其目的正是便于気脈“縁督以為経”通小周天罢了。如果不然就起不到気行通関之作用、虽無害亦無益。知道了这个道理、則很清楚太極拳用功所在、明理練拳、易于長功。有一点需交待:立身中正并不是僵板垂直、虚領頂劲的“虚”字很関鍵、另外“尾閭正中”是指尾巴骨与夹脊与頭頂的上下直対、并不是从身体側面来要求。因此,我们玩味学習前輩拳照時也要如此理解才好。如孫禄堂、呉鉴泉、楊澄甫、楊禹廷、陳発科、董英傑、李玉琳、李経梧等前輩之拳照莫不合此。与此相关的“涵(含)胸抜背”、其含胸之要即在空灵其膻中穴、使心窝虚松、虚松之目的是為了便于気脈循任脈下行而“帰根復命”一完成一次周天運転。他们的拳姿皆側看微微前俯、背実而前虚、甚至有的姿式如“搂膝拗歩”“倒撵猴”等后脳与夹脊、尾閭、后腿已成一斜直線、都是便于督昇任降之故。其前俯之身亦与技撃关,只有如此才能“神貫頂”。也因如此才能“灵機于頂"、“神通于背”、“収之于髄”。因為“小周天”是木気行周天、“大周天”是神行周天。而丹道之行周天旨在打通奇経八脈。君子務本、鄭曼青先生謂: “談修養与衛生之道,舍此皆末事也。太極拳之務本之功、亦在于斯而已”(《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》),旨哉斯言。

抜背頂劲也是一个動作的両个方面。抜背是在呼(吐)息時使両側背部的筋肉群、由下而上地依次拉伸一下、然后截堅起身躯,則在脊柱第四胸椎棘突間的身柱穴処、就有往上抜起的感覚。頂劫是緊接着抜背、由頭棘筋的作用、松松堅起頸項、抬頭向前平看、頭頂百会穴処有凌空頂起的意思。抜背頂劲時、可使由収腹含胸時提収至脊骨身柱穴処的丹田内気、再从身柱穴沿督脈上昇到百会、経前頂、神庭、印堂而龈交、由舌抵上顎的作用、接通任脈承浆、再沿任脈而下、回帰小腹。这時丹田落帰原位、横隔膜上昇回復原来隆凸状態、腹部内圧増加、腹筋放松而有飽満舒暢的感覚。这就是古人所説的“気沈丹田”。这里応該注意的是:気沈丹田是配合着抜背頂劲的動作、并不单独存在。是意識引導丹田内気的作用、不是用力屏住呼吸住下硬圧。抜背頂劲、一般是在動作的終了或成定式時行之。在技撃上是一个放劲的動作。



by takeichi-3 | 2018-08-30 23:55 | 太極拳理論 | Comments(0)